一路抢跑的消费金融公司不能失准脱靶

消费金融公司跑马圈地时代已然过去,要想在激烈的竞争中巩固江湖地位,除了沉淀出雄厚的资本实力外,首先必须架构起严密的风险防控体系,加强对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研发与运用,以增强对贷款人的信用识别度,隔离高杠杆与多头共债风险。

日前收官的年度财报显示,除了捷信消费金融和招联两家消费金融头部机构净利润超过了10亿元之外,利润额在1亿元以下的消费金融公司多达10余家,幸福消费金融还首次年度亏损;在盈利能力与市场业绩上,消费金融公司已出现了较为清晰的分化趋势。加之监管政策口径不断收紧,已抢跑了几个年度的消费金融企业将不得不进入自我优化与全面健身阶段。

消费金融公司是国内消费金融矩阵中的核心主体,目前由中银消费金融、中邮消费金融以及捷信消费金融等在内的23家机构所组成;另两支是商业银行与互联网金融,前者主要通过消费信贷(房地产贷款)和信用卡两大产品提供消费金融服务,后者主要有BATJ旗下的金融服务产品如百度度小满运营的“有钱花”、腾讯微众银行推出的“微粒贷”阿里蚂蚁金服运作的“花呗”及京东金融旗下的京东白条等。

继续阅读“一路抢跑的消费金融公司不能失准脱靶”

不良资产市场已达两万亿,资管公司变身投行促并购重组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仅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就达到2万亿元,业内人士表示,不良资产的处置模式正逐渐由传统的债务清偿转为以并购重组为主。与此同时,行业的转变和增长亦吸引了参与主体的不断增加,外资加速跑步入场。

从我国第一家资产管理公司成立算起,今年刚好是不良资产行业从无到有的第二十个年头。

显而易见的是,不良资产规模正稳步增长,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仅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就达2.16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957亿元,同比多增272亿元。除了银行业外,不良资产的范围还扩大至非银金融机构和上市公司等。

标的的增加使得不良资产处置更趋向多元化,东方瑞宸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邱海斌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不良资产的处置模式正逐渐由传统的债务清偿转为以并购重组为主。与此同时,行业的转变和增长亦吸引了参与主体的不断增加,面对这数万亿的掘金市场,外资加速跑步入场,竞争日趋激烈。

继续阅读“不良资产市场已达两万亿,资管公司变身投行促并购重组”

中国批准筹建首批消费金融公司以期拉动内需

中国首批3家消费金融公司6日获得中国银监会同意筹建的批复,这标志着消费金融公司这种在西方市场经济中已经存在400年之久的金融业态终于在中国“破冰”。

从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采访获悉,首批获批的消费金融公司发起人分别为中国银行、北京银行和成都银行,这3家公司将分别在上海、北京和成都三地率先试点。

其中,在上海浦东新区试点的中银消费金融公司注册资本拟为5亿元人民币,由中国银行出资2.55亿元,占股51%;百联集团出资1.5亿元,占30%;陆家嘴金融发展控股公司出资0.95亿元,占19%。

消费金融公司,是指不吸收公众存款,以小额、分散为原则,为中国境内居民个人提供以消费为目的的贷款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消费金融服务方式目前在成熟市场和新兴市场均已得到广泛使用,受到不同消费群体欢迎,具有单笔授信额度小、审批速度快、无需抵押担保、服务方式灵活、贷款周期短等独特优势,能刺激居民消费,增加有效需求。

继续阅读“中国批准筹建首批消费金融公司以期拉动内需”

BAT首次获得消费金融牌照,消费金融牌照审批有望提速!

消费金融的万亿赛道正涌入越来越多参与者。百度旗下的度小满金融日前通过其全资子公司持有哈银消费金融公司30%的股权,这也是BAT首次获得消费金融牌照。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按照内外资一致原则,同时放宽中资和外资金融机构投资设立消费金融公司方面的准入政策。

业内人士表示,未来消费金融牌照批筹有望提速,与此同时,也将吸引更多巨头入局。一方面,互联网和金融科技巨头更为深度参与,有望使消费金融业务发展获得更大空间。另一方面,消费金融行业也将伴随竞争的加剧而加快分化。

继续阅读“BAT首次获得消费金融牌照,消费金融牌照审批有望提速!”

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业绩后劲不足 ,“盲目”发展后遗症与合规压力存隐忧

从目前公布业绩的公司来看,作为消费金融领域的正规军,大部分持牌系消费金融公司实现了盈利,其中仅捷信消费金融和招联消费金融2家净利润破10亿元,净利润不到1亿元的有10家,业绩分化明显。

消费金融,消费金融,普惠金融,金融科技,现金贷图片来自“123rf.com.cn”

随着A股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披露工作的全部结束,共有20家持牌系消费金融公司公布了2018年业绩报告。

从目前公布业绩的公司来看,作为消费金融领域的正规军,大部分持牌系消费金融公司实现了盈利,其中仅捷信消费金融和招联消费金融2家净利润破10亿元,净利润不到1亿元的有10家,业绩分化明显。

“行业格局分化,头部公司业务表现稳定,增速有放缓迹象;一些入场较晚的公司,业绩呈现出加速增长的特征。”零壹财经研究总监王晶对芬客君表示。

“简单粗暴的跑马圈地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未来对消费金融公司来说,躺赢的日子已经不再存在,整体市场将缩减20%,消费金融业也将进入比拼核心竞争力时代。”马上消费金融创始人兼CEO赵国庆对芬客君坦言。

消金公司业绩分化明显,旅游巨头系成长速度加快

随着监管的日趋严格,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业绩高歌猛进的时代不再,从今年已经披露的20家消金公司业绩中可以窥探一二。

目前20家持牌系消费金融公司公布了2018年全年业绩数据,仅河北幸福消费金融亏损,除中原消费金融未公布相关净利润数据外,其余18家消金公司在2018年均实现了盈利,其中净利润超过10亿元的仅2家,而净利润在5亿元以下的公司占大多数有13家。

其中捷信消费金融和招联消费金融净利润均超过10亿元,分别是13.96亿元、12.53亿元;马上消费金融紧随其后,净利润为8.01亿元。

芬客君注意到,头部消费金融公司净利润增速有放缓趋势。

具体来看,招联消费金融净利润12.53亿元同比增长5%;该公司2017年净利润为11.89亿元,同比增长高达266.97%。马上消费金融2018年净利润为8.01亿元,同比增长38.6%;其2017年净利润为5.78亿元,但由于2016年盈利额较低,2017年同比增长88倍。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增速的普遍放缓,主要是基数方面的原因,2016年消费金融刚刚起步,消费金融公司普遍基数较小,衬托出了2017年夸张的增速。”

同时,业绩下滑明显的也不在少数。

据统计,作为四大行唯一一家消金公司、上海第一家消费金融公司,且是最早试点的消费金融牌照之一的中银消费金融净利润为5.59亿元,同比下降59%;华融消费金融的净利润为0.12亿元,同比下降88%;苏宁消费金融净利润0.45亿元,同比下滑79%。

苏宁消费金融公司相关负责人对芬客君表示。“受资本规模、行业市场风险等因素影响,很多公司也主动调整、放缓了发展节奏,不断夯实风险、科技、运营等各项基础工作。”

同时,芬客君注意到,具有旅游巨头背景的两家持牌消金公司业绩表现亮眼。

资料显示,尚诚消费金融由上海银行、携程集团等共同建立,根据财报显示,尚诚消金2017年净利润亏损0.13亿元,2018年底实现了扭亏净利润为0.2亿元;哈银消费金融则是由哈尔滨银行作为主要发起人,联合同程软件等共同建立。财报显示,2018年哈银消费金融净利润为0.5亿元,也实现了较大增幅。

“事实上,随着消费贷被要求以场景为依托以来,未来旅游市场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网贷天眼研究院院长李鹏飞认为。

赵国庆讲道,“下半年从消费金融领域的竞争性角度来说,会更加趋于有秩序,今年下半年行业会发生很大变化。”

“盲目发展”后遗症与合规压力隐忧

如今,如何有效防范风险,积极拥抱监管成为很多消金公司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去年初以来,为追求规模的不断扩张,多家消费金融公司违规开展业务,行业收到的监管罚单递增,处罚金额动辄在百万元以上。如今,如何实现业务的稳健合规增长为消金公司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李鹏飞指出,“很多消金公司的代理模式在内控方面可能会存在一些死角,比如代理商实际操作中可能会存在乱收费的问题,从而造成持牌机构吃罚单。”他强调,“例如催收过程,目前在三方投诉网站上,很多消费金融公司都榜上有名。再者,资金用途的审核,因为监管要求必须采取有效方式跟踪检查贷款使用情况,而无场景业务较难跟踪资金去向,从而也更容易导致持牌消金公司被处罚。去年,有些消金公司就因为审查不到位、贷款被挪用而被监管罚款。”

薛洪言强调,“此前在资本要求、风口思维等各种因素的裹挟下,不少消费金融机构更多地追求规模增长和赚快钱,导致现金贷等暴利性产品扎堆。规模增长、利润回升的背后,基础并不牢固,且抗风险能力差,经营状况呈现出较大的波动性。”他强调,在征信建设、信息保护等领域,行业需求仍存在较大缺口。”他认为,“在2020年之前,行业重心都将围绕防风险和夯基础展开,之后,有望迎来新的高速增长阶段。”

本文转载自亿欧网。

上海互金协会发倡议书,企业需规范选择助贷、催收等第三方合作机构。

为落实国家互联网金融相关法规,切实有效防范互联网金融风险,上海互金协会官方今日发布六点行业倡议。

新京报讯(记者 黄鑫宇)5月17日,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下称“上海互金协会”)官方公号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合规经营倡议书》。倡议书对业者提出“杜绝‘套路贷’、‘校园贷’、‘现金贷’,坚持合理收费与规范催收”等六点要求。

为杜绝“套路贷”、“校园贷”、“现金贷”,上海互金协会要求行业企业坚持合理收费,确保借款人综合资金成本不违反国家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规定;建立完善的催收管理制度,在催收过程中明确责任,不得损害债务人及相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得对超出国家法律规定部分的债务进行催收,不得通过暴力、胁迫、恐吓、侮辱、诽谤、骚扰等方式催收或向债务人、担保人以外的人员进行恶意催收,不得泄露当事人信息及隐私。

此外,上海互金协会还就行业企业选择助贷、催收等第三方合作机构,做出了相应规范要求。

“阴阳合同”、“暴力催收”等一直是金融消费者投诉的热点。截至5月17日,在新浪黑猫投诉上搜索,记者看到关于“阴阳合同”的投诉帖有493条,关于“暴力催收”的投诉帖有1672条。

继续阅读“上海互金协会发倡议书,企业需规范选择助贷、催收等第三方合作机构。”

民营银行抢食消费金融市场:三大路径及痛点

面对高速增长的消费金融市场,民营银行持续招兵买马,与助贷机构、导流机构合作,充分利用客户的电商、社交、通讯等大数据构建风控模型,抢食消费金融大蛋糕。

消费金融市场的巨大潜力搭配民营银行的灵活应变,到底能孕育出怎样的能量?本文剖析了民营银行切入消费金融市场的三大路径和相应痛点。

路径一:

民营银行自营长尾人群借贷业务,与其他消费金融公司、网络小贷公司、互联网机构等进行导流和助贷业务的合作。

由于民营银行是2014年才诞生的新生代金融机构,又受到“一行一店”规范的限制,其借款客户积累有限。与此同时,民营银行此前也没有经营长尾人群借贷业务的经历,缺乏相应风控和技术支撑。

选择与互联网平台开展导流业务合作,积攒借款客户;与有相关风控和技术经验的消费金融公司、网络小贷公司、互联网机构开展助贷业务……这些都是民营银行解决自身短板的一种选择。

继续阅读“民营银行抢食消费金融市场:三大路径及痛点”

2019年中国消费金融行业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科技赋能发展,提升客户体验成为关键

在群雄逐鹿的消费金融市场,有一拨在起跑线上就已经领先半个身位的“幸运儿”——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甫一出生,它们就头带光环,让人艳羡,更是被消金从业人士冠以消费金融“正规军”之名。

从2010年首批4家消费金融公司率先获批,至今已总共有23家。在眼看着消金市场从“蓝海”走向“红海”的过程中,这些“正规军”们是否已凭借先天优势占领“高地”?它们接下来面临更多的是机遇还是挑战?

中国消费金融市场分析——潜在发展规模分析

根据人民银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金融机构个人消费贷款余额为37.79万亿元,同比增长19.90%。2013-2018年,住户消费性贷款由12.97万亿元增长至37.79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3.84%。

住户个人消费贷款则代表着消费金融的潜在市场规模上限,个人消费贷款的快速增长,也昭示着消费金融增长的巨大潜力。

2013-2018年我国金融机构个人消费贷款余额统计及增长情况

2013-2018年我国金融机构个人消费贷款余额统计及增长情况

数据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

继续阅读“2019年中国消费金融行业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科技赋能发展,提升客户体验成为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