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超宏:信用卡不良尚可控 助推居民消费增长

信用卡业务增速仍高,股份行份额提升。1信用卡业务增速仍高。2018年末我国信用卡(包括借贷合一卡)累计发卡数量达到6.86亿张,同比增速16.7%,较17年有所放缓;未偿信贷余额6.85万亿元,同比增速约为23%,授信总额15.4万亿元,同比增长23.4%。信用卡业务在个贷业务中比重在上升。2)大行及股份行信用卡贷款占总量的九成以上。18年末大行及股份行信用卡未偿信贷余额分别约为2.69万亿元和3.66万亿元,合计占全市场的93%。近年来股份行信用卡市场份额占比有所升高,逐步挤占国有大行的份额。

多家银行不良率抬头,共债风险影响质量。

1)多家银行不良率抬头。18年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余额约为788.61亿元,逾期率约为1.16%,同比小幅下降,整体看还算平稳。微观角度来看,大行中农行、交行18年信用卡不良率下降,建行不良率小幅增加。股份行中中信银行、平安银行、民生银行及浦发银行18年信用卡不良贷款率有明显回升,其中民生银行的不良率仍旧是最高的,18年底为2.15%,中信银行和浦发银行业都在1.8%以上。

继续阅读“姜超宏:信用卡不良尚可控 助推居民消费增长”

防范信用卡经营风险,多家银行要求信用卡取现须一次性还清

继年初多家信用卡用户发现自己悄然被下调额度后,日前有银行取消信用卡透支取现最低还款的“福利”又让部分客户“不淡定”了——中信银行(5.860, 0.01, 0.17%)和兴业银行(19.300, 0.08, 0.42%)两家银行相继宣布,在8月底将信用卡预借现金全额计入当期账单的最低还款额,这意味着,信用卡取现金额不能再按照最低还款额还款,而需要在规定的还款日之前一次性还清,否则算做逾期,会影响个人征信记录。在分析人士看来,随着信用业务的快速发展,信用卡逾期风险也在不断上升,收紧预借现金的还款规则,有利于信用卡业务的风险防控。

取现业务不享有最低还款额待遇

此前,银行规定只将信用卡取现金额的10%计入最低还款额,信用卡取现业务一度成为许多持卡人解决燃眉之急的好办法,而今这一“利好”被取消。

继续阅读“防范信用卡经营风险,多家银行要求信用卡取现须一次性还清”

安米智能催收系统的安全性如何?阿里云行癫认为云服务具有天然优势

云服务具有天然的优势。

阿里云张剑锋认为,“云上服务与传统软件相比,综合成本下降50%,稳定性提升10倍,安全性提升50倍。”

张剑锋(花名“行癫”),现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CTO)兼任阿里云事业群首席技术官(CTO)、中台事业群总裁、集团技术战略执行小组组长、兼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

全球化的云服务

云服务分为三大类:IaaS PaaS SaaS。是云计算模型的三种模型。即基础架构即服务(IaaS)、软件即服务(SaaS)和平台即服务(PaaS)。

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如字面意思所言,是云服务里面非常重要的基础服务,云存储和CDN加速等都属于这个领域。

提供IaaS云服务,放眼国际市场,亚马逊的AWS占据了这一块比较大的份额,国内是阿里云。在美国基本上IaaS的业务竞争已经结束了,据AWS在中国基本也是这个趋势,阿里云可能有70%的市场份额,位居全球第三位。(备注:第一位是亚马逊AWS,第二位是微软Azure)

继续阅读“安米智能催收系统的安全性如何?阿里云行癫认为云服务具有天然优势”

《权威发布|浙江公检法联合出台《关于办理“套路贷”相关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纪要》》

各市、县(市、区)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局:
省高级人民法院、省人民检察院、省公安厅于日前对办理“套路贷”相关刑事案件若干问题进行了讨论,形成了纪要,现予印发,请遵照执行。执行中遇有问题请及时报告上级主管部门。

为了持续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精准打击“套路贷”有关犯罪活动,根据法律和有关司法解释、规范性文件的规定,结合浙江实际,对办理“套路贷”相关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纪要如下:
一、准确界定“套路贷”的构成要素

继续阅读“《权威发布|浙江公检法联合出台《关于办理“套路贷”相关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纪要》》”

上海银保监局连发6罚单 剑指信用卡授信管理不严

近日,上海银保监局官网公布了六则行政处罚决定书,对6家银行开展的信用卡业务中存在的违规行为进行处罚,总计罚款190万元。其中多次提及部分银行“未遵守总授信额度管理制度”。

记者了解到,此次被罚的银行与去年8月至10月上海银保监局集中检查信用卡过度授信问题有关。彼时,上海银保监局对辖内主要发卡银行信用卡“刚性扣减”监管要求执行情况进行了稽核调查。

某上市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告诉记者,近年来,银行的信用卡业务风险暴露增多,“共债”情况陆续出现,而授信额度管理不严格是很多风险暴露的原因之一。

继续阅读“上海银保监局连发6罚单 剑指信用卡授信管理不严”

多家银行调整信用卡预借现金业务规则 防止“以债养债”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预借现金是信用卡的基本功能之一,是将信用卡的授信额度转化到存款账户,便于持卡人支取、转账等。

近期,多家银行调整信用卡预借现金业务规则,信用卡取现金额将不能再按照最低还款额还款,需要在规定的还款日之前一次性还清,否则算做逾期,并将影响个人征信记录。专家指出,这一变化有助于银行降低信用卡逾期风险,同时防止信用卡用户陷入“以债养债”的恶性循环。

继续阅读“多家银行调整信用卡预借现金业务规则 防止“以债养债””

行业内部并购开启 网贷是否迎来转机

从业务上看,此次并购更接近商业布局,而非行业开启自发并购进程。专家认为,此次并购更多是宜人金科在当前的市场背景下做出的符合自身利益的商业选择,对整个行业转型并无突破性影响。

宜信日前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由宜人贷升级后的宜人金科已与北京道口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道口贷”)达成收购意向。收购完成后,道口贷将成为宜人金科的全资子公司。

在P2P网贷行业规模不断收缩的当下,此次收购吸引了市场的关注。

 罕见业内整合案例

根据官网信息,道口贷是清华控股旗下公司发起,依托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研究成果创办的供应链融资平台。上述收购公告指出,通过此次收购,宜人金科与道口贷将优势互补,共同打造专注服务中小微企业的一站式融资平台,切实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并购属于网贷行业内部整合,这在网贷行业近几年的发展过程中并不多见。记者注意到,此前也有网贷平台被并购的案例,但并购主体一般是上市公司和大型企业集团。比如,今年3月份,厦门农商金控并购农金宝互金;4月份,京东收购易利贷;6月份,雪松控股收购正勤金融等。 继续阅读“行业内部并购开启 网贷是否迎来转机”

网贷备案生死劫 P2P清退潮加剧

监管给网贷行业戴“紧箍”、压缩平台数量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清退”则是为了给不合规的平台留下最后一条安全过渡的“稻草”。据网贷之家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已有7个省市对外公示了网贷机构清退名单,涉及网贷机构数量多达405家。坊间传言,备案最终通过的平台可能只有100家左右,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拿不到备案资格的网贷平台将密集退出行业。

微信截图_20190718004006

继续阅读“网贷备案生死劫 P2P清退潮加剧”

陆金所停止网贷业务,P2P或成上市阻碍

又有一家金融机构熬不下去,准备放弃手上的P2P网贷业务了。这一次是行业头部,平安集团旗下估值达到394亿美元的金融平台陆金所。

7月18日,先是路透社曝出陆金所将要放弃网贷业务。随后陆金所官方回复媒体称,这是配合监管部门的“三降”要求,存量产品不受影响。“三降”是监管部门为强化P2P行业监管而提出的“降余额、降人数、降店面”的相关政策。

陆金所在2012年开展网贷业务,在2014年到2016年间一直是P2P网贷行业业务排名第一的平台。2016年出于合规的要求,将网贷业务服务剥离出来,交由旗下子公司陆金服运营。

继续阅读“陆金所停止网贷业务,P2P或成上市阻碍”

安米智能催收系统新增催记录和通话录音批量打包功能

据可考数据显示,银行在选择外包的催收公司时都有严苛标准,银行必须对它的催收外包机构进行稽核、监督、监管,催收过程全程录音是其中一种非常重要的方式。催收外包机构为了应对银行的合规检查,会将催员跟进记录以及电催通话录音导出,通常需要一个员工人工手动单个导出。

继续阅读“安米智能催收系统新增催记录和通话录音批量打包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