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Fintech发展是中国互金风向标,智能催收成中国特色

前两年中国互联网金融繁盛时期,人们就以大洋彼岸的美国存在Fintech并不存在所谓的互联网金融为由,宣称中国互联网金融已技高一筹。然而,当我们把美国的Fintech产品与中国互金产品对比时,却发现两者惊人的相似,只是中国互金产品发展平均比美国Fintech产品晚5年左右。虽然至今仍然有不少人坚持美国不存在互联网金融,美国只有Fintech。

据腾讯科技统计,美国在互联网金融的各个领域起步都早于中国,而且绝大多数领域都领先5年以上。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各种模式,也都能在美国找到原型。以美版“余额宝”Paypal货币市场基金为例,早在1999年该产品就已诞生,一路跌跌撞撞。到2007年,该基金收益率已攀升至5.1%,资金累积也达到峰值。不过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施行零利率政策,所有货币基金的收益率都极低,Paypal货币市场基金的收益一路“飘绿”,规模也逐步缩水。最终在2011年,Paypal选择将其关闭。而它寿终正寝时,大洋对岸的余额宝还尚未问世。

在众筹领域,Kickstarter早在2010年就实现了盈利,并成功为Instagram和WhatsApp等知名初创企业提供了大量原始资金。2014年3月,Kickstarter的累计众筹额已突破10亿美元。而这时,京东众筹还没有上线。类似的对比不胜枚举,此处不再一一赘述。

美国的金融服务不能完全被复制,中国互金需具“中国特色”

今天的美国跟十年前的美国相比,很多金融服务并没有太大区别。而中国的金融服务相对美国显然非常不发达,一线城市基础设施已较为完备,银行网点遍布街头巷尾,信用卡也可以人手几张。但一线城市以外却不容乐观,尤其在三四线城市,人们眼中的“金融”还只是去银行存款或取钱。

中国还有大量的人群在财富管理上没有被服务到,传统金融本身就没发展好,所以才有了跟互联网结合的机会。利用线上场景优势、线上客户的触达优势和长期积累的数据资源优势,以百度、阿里、腾讯、京东(以下简称BATJ)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不断渗透消费信贷业务,围绕以第三方支付、电子商务为核心的互联网消费平台,大力变革传统消费信贷产品设计、业务发展和风控理念,成为推动消费信贷行业的整体发展不可忽视的推动力。

除此以外,还衍生出很多现金贷等信贷产品,这些由于门槛低、借钱容易,再加上中国征信系统的不完善,国民对信用的重视程度不够高,很多人抱着“我凭本事借来的钱,为什么要还”的心态,逾期甚至跑路不还钱的现象比比皆是,引发互金行业乱象。

中国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主流公司都呼吁加强监管,尤其是在准入门槛方面,主流公司都呼吁不要让没有专业能力的公司有从业资质。如果大量没有业务能力的公司都进入这一领域,一旦经济环境发生变化,就很可能会出现大批量的倒闭或跑路。而这一大环境的变化,势必会影响到真正有业务能力的公司,甚至不论好坏优劣被监管部门全体叫停也并非没有可能,这就很容易导致“劣币驱逐良币”,2018年的P2P雷潮或许能让互金行业重新洗牌。

美国如何控制小贷违约率,贷后坏账催收很关键

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持续低迷,但美国人过度消费的习性依然不改,这给银行、医院等机构带来了大量死账、坏账。美国小贷平台如何控制违约率?有两点关键,即贷前严格审核与贷后坏账追回,后者是维持低违约率的重要手段。因此,一大批买债、催债代理(Collection Agency)应运而生,他们以债务催收为主要业务。大部分催债代理以债权人的代理进行讨债,并收取佣金或总欠款的百分比作为收入。

美国1977 年颁布《公平债务催收作业法》,为规范债务催收人的收债行为,保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促进债务催收市场的公平竞争,美国在二十世纪末便制定并修订《公平债务催收法》,从债务催收主体、债务催收行为以及执行机制三个方面确立了一套完善的债务催收行为监管法律制度,该催收法表明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执行:一是民事诉讼,私人可以提起诉讼要求债务催收人承担民事责任;二是行政监管,主要监管机构为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这两者的一个明显区别是FTC无权起诉债务催收人无意的技术侵犯,而私人可以提起技术侵犯之诉。另外,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也对催收法执行具有监管权,可以通过解释、修改及规则发布权保障催收法的有效实行。万亿级的不良资产市场,合规就是生命线,纵观世界各国,美国可谓是职业收债法律规制极为完善的国家之一,相关法案对国内资产管理平台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美国小贷平台怎么做贷后坏账催回,作业流程大致如下:

  • 正常偿付取显示逾期的账户,走内催确认程序

以Lending Club为例,该平台的所有账户还款是通过客户关联银行的电子资金转账系统完成的。当借方偿付行为交易失败,Lending Club内部的催债小组将于同天与债务人进行接触。

如果借方还款失败是因为银行失误或者账户存款余额不足,小组将会在数天内重新向债务人示意偿还。如果偿付失败并不是银行失误或者余额不足,Lending Club将会对不良债务人进行催收程序。

  • 逾期偿付需根据征信情况以及时长,走外部催收程序

首先,内部催债小组将分析债务人账户和近期信用报告以明确其信用状态。如果小组可以联系到债务人,小组将与其讨论还款事宜,告知尽快还清账款。当联系不到债务人或者债务人不合作且欠款逾期30 天以上时,Lending Club 将不良账户外包给催收机构;当票据违约逾期121天以上,债务人票据将会出现“违约”标志;如果没有足够回报预期,Lending Club 将在逾期150 天以内对欠款进行冲销。

外部催收机构有更多的资源和方法解决债务催收问题,如获取债务人定位和联系方式的工具。催收机构会通过电话、邮件、短信等方式与债务人取得联系,并与债务人重新商讨偿还计划或者向债务人诉诸法律行动。

经过多年实践,Lending Club认为强有力和执着的催收行为对维持互金生存环境的繁荣和保证投资者盈利是非常必要的,但无论内催还是外部催收机构代理都需要依照各级相关法律条文执行,并且平台对外部催收机构需要紧密监督,保障合规性。

无疑,美国的金融发展对于中国来讲,具有“风向标”的意义,在实际的应用中,需要结合中国特色国情以及先进的科技力量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金融生态。在中国征信体系暂时没有赶上美国的大环境下,不良资产催收在互金风险控制中扮演的角色不言而喻,对于想要在万亿不良资产市场分一杯羹的催收机构而言,人工智能打造的合规标准化智能催收范式值得深入学习和落地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