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来袭,逾期率飙升,这些账到底还能不能 催收回来?

疫情来袭,逾期率飙升,这些账到底还能不能 催收回来?一、催收难度加大,贷后资产质量承压从过去的一个月来看,小贷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的逾期率波动明显大于以往的平均表现,贷后管理部门的几个重要指标均亮起了红灯。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期间相比正常时期,D0(首逾期率)最高2.3倍,平均1.5倍,持续7天后恢复正常;而2020年春节期间相比正常时期,D0逾期率最多高出5倍,平均3.4倍,是2019年同一时期的2倍,已持续15天。 尤其在湖北地区,D0逾期率比全国其他地区高2%,之后持续保持高2%—3%。

不同机构所的客群结构有所差异,大家受到的负面影响也有所不同。各家银行的情况则显得相对稳定许多,据了解,银行信用卡首逾率目前平均维持在2%—3%左右,这与疫情之前并未有明显增加的趋势。
越“下沉”的客户受到的冲击必然更强烈,这部分群体的收入本就不高,疫情之下他们的工作可能更加不稳定,还款能力也急剧下降。
二、延期还款政策出台,有谁欢喜谁忧愁?
1月26日,银保监会印发了《关于加强银行业保险业金融服务配合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提出,在疫情期间对符合要求的人群,要在信贷政策上予以适当倾斜,灵活调整住房按揭、信用卡等个人信贷还款安排,合理延后还款期限。
“虽然央行等五部门联合发文了,但其实我们也是有苦难言”。某网贷平台负责人表示:“不是我们不响应国家的号召,但如果延期还款的口子一旦撕开,平台的逾期率将会迅速攀升,直接将公司推到生死存亡的边缘。”
我们来看看,政策是为了哪些人“倾斜”?

  1. 因感染新型肺炎住院治疗人员
  2. 疫情防控需要隔离观察人员
  3. 参加疫情防控工作人员
  4. 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人群
这些暖心政策遭到部分欠款人的恶意套路,故意曲解为“疫情期间不还钱也不会上征信”,大大助长了“老赖”的气焰,变相提高了金融行业的催收难度。 很多被催客户都表示,自己受到疫情影响,没有了收入。有的会给催收员发封路、封村的照片。有人甚至还会提供体温计的照片,表示自己发了高烧。更有甚者,倒打一耙,在论坛、投诉平台等多个渠道上诉苦,近期在某投诉平台上,就出现了大量内容相近的投诉贴,控诉平台不顾疫情大局、暴力催收、强迫还款……而这些内容,孰真孰假,难以分辨。
三、停工不能停催
相较于贷后管理其它业务环节,催收部门普遍对疫情带来的影响更加敏感。早一天催还是晚一天催,可能就是“天上和地下”的差距,何况还是在如此极端的状况下。一家金融科技公司贷后管理负责人坦言到。现在催收行业处于“压抑状态”。尽管有些人利用疫情逃避债务,但是债躲不过,该还的始终还是要还。
来不了的催员,就别来了。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减少人员聚集,阻断疫情传播,全国各地催收职场也纷纷开启了居家远程办公新模式。
新模式,带来了新难题。“甲方公司都不太同意,因为催员作业过程中需要比较严格的监控体系,在家办公很难监控,容易出问题。”北京一家催收公司的负责人透露,据悉他因此失去了两家银行客户。催收行业远程办公难点有几个,数据安全客户信息没法保障,催收效率管理层无法掌握,再一个就是催员在家用自己的私人电话去联系欠款客户,“这样一来,话术合规性根本无法监管。如果出现了辱骂、威胁等等这些公司明令禁止的行为,导致客户投诉,出了篓子我们连录音都没有。”新难题,采用新解决方案。不少催收公司负责人选择在特殊时期立即采用云催收系统来填补现在远程管理和催员远程合规操作的系统空缺。安米智能催收平台可以实现零硬件部署,秒级创建新开坐席,能够更好地满足特殊时期催收企业需求的灵活性、变化性、合规性保障,这是传统方式所不能完成的。
疫情来袭,逾期率飙升,这些账到底还能不能 催收回来?采用安米智能催收平台强大的监控和报表功能可向企业高管和主管实时提供催收业务的催收、回款进度、催记、话术质检等各项指标,即使催员和管理这都在家办公,也能呈上完美的成绩单。让企业保持对催员的业绩和合规性的完全控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